WFU

2017年6月20日 星期二

<預約。好好告別>自序:找到屬於自己心中的安寧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有時候就是無法不去想,那些發生在安寧病房的故事。

2009年,我成為第一年住院醫師,第一個在安寧病房值班的晚上,就遇到病人大出血。

所謂大出血,通常以頭頸部癌症的病患最容易發生,因為頸部有許多身體的主要血管,而且走得很表淺,當腫瘤吃穿了動脈血管,常常會看到很嚇人的景象。

那天晚上就是如此。

寫在出書前夕......

作者:朱為民




從小,受到媽媽的影響,我就是個喜愛閱讀的少年。

小學開始只要有空,最喜歡的嗜好就是逛書店,並且在離開的時候帶走一二本書。每次帶走書的數量,也隨著年紀的增加而愈來愈多。不知不覺,家中的書愈來愈多。我幾乎什麼書都看,散文/小說/旅行文學/新詩/漫畫/傳記/遊戲攻略等等,只要打開書,就是進入另一個世界。

高中時期以為自己算是個文青,參加校刊社舉辦的文學獎,沒想到竟然同一年在新詩組和小說組分別獲得第一名和第二名。
那個時候很開心,但是我幾乎從來沒有想過,自己有一天會出一本書。

大學畢業開始成為住院醫師時期,因為工作忙碌,閱讀漸漸少了。直到近幾年,才又開始像過去一樣,盡可能在工作之餘保持閱讀的節奏。每每在身心非常疲累的時候,都可以從書中的字裡行間找到繼續前進的力量。

因為工作的關係,接觸到許多生命的故事,有時很喜悅,有時很悲傷。無論是悲傷或喜悅,自己還是想寫點什麼把它們留下來。於是去年3月,成立了自己的部落格,開始一篇一篇的寫。

寫到現在,即將在今年6月出版自己的第一本書。

這本書中提到了許多關於我在安寧緩和醫療工作中遇見的人與事,並且跟大家分享我從中獲得的啟發,以及我認為,每個人面對自己或家人生命的旅程,都應該需要知道的重要觀念。

希望你會喜歡 。


2017年6月2日 星期五

《老衰死》推薦序:接受死亡,其實是接受生命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想一下,屬於自己的善終是什麼?

在你的腦海中,很可能出現這樣的場景:一個溫暖的客廳,陽光煦煦地從窗外映射進來,滿室的花香。你坐在一張大扶手椅上,身上蓋著毛毯,很舒服的姿勢。音響裡緩緩流出的是你喜歡的古典樂。在客廳當中,家人們都圍繞在你身旁,或坐或站。你有點虛弱,不過還是很開心地跟大家聊天,聊過去的故事,很多人哈哈大笑。最後,你真的撐不住了,於是跟說了謝謝大家,互相道別之後,你緩緩地閉上了眼睛,嚥下最後一口氣。

這樣宛如電影般的場景,如果真的發生,那應該可以被稱作是善終吧,我想。

在熟識的地方安心地過最後的日子,應該是很多人的想望。只是,在現在的台灣,要實現這樣的狀況,可能嗎?

2017年5月6日 星期六

當爺爺跟我說:「我好想死」的時候......

作者:朱為民

 


小廖是我的高中死黨,也是一個業界非常出名的婚禮攝影師。我們常常沒事就約了喝杯咖啡,聊聊近況。

但是這一次碰面不太一樣,小廖眉頭總是皺皺的,我看了很不對勁,便問:「怎麼了?」

他的聲音聽起來有點陰沉,跟我說:「唉!小朱!我跟你說,其實我爺爺最近身心狀況都不好。」小廖這個人我太熟了,當他開啟話匣子,就會源源不絕把故事說完。

他繼續說:「自從我奶奶半年前過世,爺爺就變得不太一樣。他本來是個開朗多話的人,最近慢慢地話愈來愈少了;從前,他都會在早上的時候到附近的公園下棋,現在也都不去了。甚至,他最近只要一開口,就盡是跟『死亡』有關的事。」

聽到「死亡」二個字,我不禁豎起耳朵,問小廖:「爺爺是怎麼談死亡的?」

他嘆了一口氣,說:「他總是說:『我年紀大了,不中用了,活在這個世上也沒意思....』或是『妳奶奶走了,獨留我一個人,我也不想活了....』甚至有一天,他突然抓住我的手,邊掉眼淚邊說:『我好想死......好想死......』........」說到這裡,小廖用手帕擦了擦眼淚。

我很少看到小廖這麼難過的樣子,沈默了一下等他,然後問:「那麼,面對這些困難的問題,你們都怎麼回答?」

他說:「哎呦,爸都一直跟爺爺說:『不要想這麼多!』可是我覺得這個答案也很奇怪,怎麼可能不想呢!小朱,你說,該怎麼辦?」

2017年4月25日 星期二

一個慢性阻塞性肺病病人的故事(1)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我永遠不會忘記幾年前還在當住院醫師時的一次值班回憶。

值班


那個時候輪訓到胸腔科,手上很多都是慢性阻塞性肺病的病人。台灣抽菸的人不算少,以男性居多。一般而言到老年的時候,肺功能就會逐漸走下坡了,而這些抽菸的老人家肺部的狀況當然更差。只要是天氣變化,或是空氣不好,很容易急性發作,喘喘喘被送到急診室。常常,需要插管治療。

063床的林阿伯,83歲了,這次又因為冬天空氣品質差的緣故,被送到急診室。他跟我說,這已經是他今年第五次被送到急診室了,過去的四次之中,有三次被插了氣管內管,送到加護病房,好了,又送出來。

但這次不一樣。

2017年4月20日 星期四

安寧療護理念,如何跟家人溝通才不會被誤解?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安寧療護門診,病人不多,但是每個病人可能都會花很久的時間。

上個月的某個星期五早上,門診即將結束了,掛進來一個新病人,看了看電腦,65歲男性。

「這個可能是來做安寧諮詢的,請他進來吧。」我跟護理師說,聲音因為說太多話了,有點沙啞。

結果,門一開,出現了一位長相甜美的女性,約莫30出頭歲,穿著套裝和高跟鞋,耳環閃閃發亮。

「應該搞錯人了吧。」我有點錯愕。

2017年4月17日 星期一

安寧緩和醫療常見Q&A-2

作者:朱為民





Q. 那些病人可以接受健保給付的安寧緩和醫療服務?
A. 根據健保規定,目前有三種類型的人可接受健保給付的安寧緩和醫療服務,包含:1. 癌症末期病人 2. 末期漸凍人 3. 八大非癌症末期病人。


Q. 八大非癌症末期病人,是哪八種疾病呢?
A.
  1. 老年期及初老期器質性精神病態,如重度失智症
  2. 其他大腦變質,如嚴重中風、嚴重腦傷、巴金森氏症等
  3. 心臟衰竭
  4. 慢性氣道阻塞疾病
  5. 肺部其他疾病,如嚴重肺纖維化
  6. 慢性肝病及肝硬化
  7. 急性腎衰竭
  8. 慢性腎衰竭

2017年4月15日 星期六

安寧緩和醫療常見Q&A-1

作者:朱為民




Q. 安寧緩和醫療,是不是什麼都不做,放棄等死?

A. 安寧緩和醫療並不是什麼都不做,相反的,我們幾乎什麼都做!只要是想的到的治療,不論是藥物治療、營養治療、心理治療、藝術治療、芳香治療、傳統醫學治療……只要是對於病人和家屬生活品質有所提升的,我們努力的做。所以,安寧緩和醫療並非不治療,而是當治癒性的治療(如手術、化療、放射治療)效果不好或是副作用超過忍受的程度時,我們轉換治療的方向,繼續陪著病人和家屬走下去。


Q. 安寧緩和醫療,是不是很貴?是不是有錢人才有辦法接受治療?

A. 目前安寧緩和醫療的三個層次:住院治療、共同照護治療以及居家治療,健保都有納入給付範圍,所以民眾只要支付部分負擔即可,與一般健保給付的治療費用並無不同。


2017年4月9日 星期日

老年人常常喊頭暈......可能是這個問題!

作者:朱為民




台灣已經是一個老年化的社會,因此,每天走進我的門診的,十個有八個是超過65歲以上的老年人。


診間


正值初春,風和日麗,門診走進來一個骨瘦嶙峋的爺爺,拿著拐杖,走路還算穩健,一進門一副苦瓜臉一直跟我抱怨:

「哎呦醫師,我全身不對勁,已經好幾個禮拜了,特別是這個頭暈的嚴重,暈得很不舒服。另一個醫師說我是骨質疏鬆,我看我這個問題很難治的好了,難過啊!」

老人家常常都會有多重的抱怨,全身不舒服,就像他一開口就是一大串問題。這時我們只能如偵探般的細心找到蛛絲馬跡,釐清案情。從他的描述中,我聽到一個關鍵字,就趕緊發問:「爺爺,你說頭暈,是怎麼樣子的頭暈啊?」

「哎呦醫師,說到這個頭暈就麻煩,常常暈,特別是我要走路或是運動的時候,暈到不行。我跟你說啊,醫師,我最近在家裡還跌倒好幾次,難過啊!」

其實跟爺爺交談幾句,發現其實他是個很可愛的爺爺。但是聽到「跌倒」這二個字的時候,我豎起了耳朵,心裡想:跌倒好幾次!那真的是很嚴重的問題!如果今天不處理好,再跌倒一次可能就要出大事了。

於是我詳細地詢問關於爺爺平日的症狀、過去的病史等等,發現爺爺有高血壓、攝護腺肥大,但是沒有心臟病或糖尿病的問題,於是繼續問他:「爺爺,你都吃些什麼藥啊?」

爺爺又嘆了一口氣,說:「唉!我吃的藥可多了,我吃高血壓藥吃二種,吃攝護腺藥吃二種,吃頭暈的藥,還有因為最近腳有水腫,所以醫師又開給了我利尿劑......」

聽到這裡,心裡的答案呼之欲出:「爺爺,你說你有吃高血壓的藥,不然我們幫你量個血壓。」

血壓一量:120/75,標準到不行的血壓,甚至比我自己的血壓還要標準。

接著我跟爺爺說:「爺爺,你站起來。」爺爺有點錯愕,以為看完了,就準備往門外走。我趕緊攔住他,請他站著,開始跟他閒聊。原來爺爺住在醫院附近,走路就到,跟太太住在一起,有三個女兒都住在外縣市。太太身體也不算太好。

聊了5分鐘後,我請護理師幫爺爺再量一次血壓,站著量。這一次,血壓90/54。

我跟爺爺說:「爺爺,你有『姿勢性低血壓』。」

2017年4月6日 星期四

從電影「一代宗師」,談如何學會換位思考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最近的一年多以來參加了很多個人進修與成長的課,舉凡簡報、演講、教學、表演等等,都讓自己的視野與眼界向上提升。這麼多領域的學習,常常有人問我:「朱醫師,你上這麼多課程,到底學到了什麼東西呢?」老實說,學到的東西太多了,這個問題一時難以回答。但是我很確定,「換位思考」,絕對是其中很重要一個部分。


換位思考


換位思考,似乎已經成了這個時代的顯學。無論是簡報、演講、教學、表演,有一個共通的特色:他們都有「聽眾/觀眾」。因此,在上場之前,必須先知道幾個問題的答案,才會做得好,這些問題不外乎:

一、台下聽眾是誰?
二、他們今天為什麼來?
三、他們對這個主題有哪些背景知識?
四、我要講的可以讓他們帶走什麼啟發和收穫?

其實,這些問題不就是換位思考的一部分嗎?

我認為,換位思考,就是同理心。我們每天的生活,不脫人與人之間的交往與相處,如果能夠站在對方(聽眾/觀眾)的角度思考,了解對方在想什麼,怎麼想,為什麼這麼想,進而從中改變自己的認知與行為,無論在人際關係中的各個層面,都是非常有幫助的一個祕訣。

2017年1月27日 星期五

名人意外猝死事件,我只看到一個關鍵字……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本周最讓人意外以及引發最多討論的新聞,莫過於知名企業董事長意外死亡的消息:

「台泥董事長辜成允前晚赴晶華酒店參加友人娶媳喜宴,離去時不慎在樓梯處踩空摔跌導致頭部撞地重傷,並於今天早上不幸逝世。」(自由電子報)

這樣的不幸事件引發了社會大眾多元的討論。在我的臉書朋友圈裡,有人發文說,平時一定要更珍惜自己周遭的親人,因為我們都不知道意外何時會降臨在我們頭上;也有朋友看了一些相關的報導之後,提醒我們不應該在行進間使用手機或其它會讓人分心的電子用品,以免發生憾事。甚至有朋友拿前一陣子在網路瘋傳的Simon Sinek演講影片(https://youtu.be/KsGiDrt5U2c),反思我們與網路科技之間的距離是不是已經超出了應有的界線。

我看著電視中不停晃過螢幕的跑馬燈,心中對於這個新聞只有一個關鍵字:「跌倒」。

2017年1月16日 星期一

「人生的最後期末考」考前大猜題其之一:你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嗎?

  


規則


「人生的最後期末考」考前大猜題一共十題,來看看這些人生最後都會遇到的問題,你有沒有答案?


考題一


Q:
請問大家,如果有一天,你年紀大了被醫師診斷了重病,你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,還是不想知道,都交給家人決定?

A:
1. 想知道,自己的生命自己做主。
2. 不想知道,我的家人幫我決定就好。
3. 我也不知道自己想不想知道。


2017年1月10日 星期二

生命的圓滿,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




打開行事曆,你是否為了下一個行程做好準備?

可能是明天的晨會,周末的出遊,下個月重要的演講,一年後的國際會議,甚至是數年後的人生大事。

俗話說的好,「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」,我們每天都在準備下一個機會,但鮮少有人會為了人生中最後的旅程,做好準備。

去年9月我在TED的演講結束之後,收到很多朋友的來信,有認識的,不認識的。他們都與我分享關於他們是如何提起勇氣,跟家人討論想要如何面對生命中最後的關鍵醫療時刻,進而重新和最愛的人找到彼此最珍視的事物。

感動之餘,不禁讓我重新思考,「預立醫療決定」除了可以讓病人和家人在臨終的時候免於受苦、可以避免醫病關係緊張、甚至可以減少醫療資源浪費之外,也許它更重要的作用,是給我們一個機會,讓每一個人都重新審視自己的人生,爬梳自己的旅程,找到生命最重要的座標。對我而言,那是我的家人朋友,生命的圓滿。

「生命的圓滿,機會是留給準備好的人。」

如果你也認同這個理念,請分享出去。

立即分享

2017年1月1日 星期日

2017「人生最後的期末考」TED講者朱為民醫師公益校園演講十場開放免費申請 (採審核制)





朱為民醫師2016 TEDxTaipei演講


2016年很榮幸站上了TEDxTaipei的舞台,講述了關於自己父親、生命與死亡的故事。後續接到許許多多的來信和留言,跟我說他們如何經由透過與家人對話的過程,讓自己的生命變得更完整。這些留言令我非常感動。

年中,又有機會與大學生面對面討論生命與死亡以及安寧緩和醫療,發現到幾件事情:

1. 年輕人對這個議題其實不如想像中無感,而是充滿著好奇。

2. 但是他們對真正醫療現場的理解非常有限。

3. 給他們一些觸發,他們的想像力與後續影響遠超過我們。


今天的年輕人就是未來社會的棟樑,如果他們對這個議題有更多認知,我相信台灣的醫療環境會更好,甚至台灣社會會更好。於是在2017年的第一天,這個充滿回顧與感謝的時刻,起心動念:我可以為台灣的年輕人做些什麼事情?以下就是我的答案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