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6年4月26日 星期二

行醫十年才明白的道理:別再為了歡愉吃胖自己,這麼做不值得!

作者:朱為民醫師




「唉呦,醫師你又來了,我體重就是減不下來嘛!哈哈哈哈……」阿文笑著說。

阿文是一個科技業工程師,是我門診長期看的慢性病病人。我第一眼看到他,就知道他是一個特別的人。他生性樂觀開朗,愛說笑話,只要他走到哪裡,哪裡就有笑聲。所以不論工作忙碌的門診護理師,或是其他在候診區不耐久候的病人,只要有他在,氣氛總是開心祥和。

只是,他的樂觀,似乎無法讓他變得更健康。

阿文45歲,身高165公分,體重逼近80公斤,身體質量指數(BMI)29.4。6年前剛開始看我的門診,就是因為血壓非常高,請我開高血壓藥給他。他愛吃那些所有我認知不健康的食物:速食、可樂、甜點、冰淇淋、零食、洋芋片……沒有他不愛的。每次跟他說:「少吃那些食物,多運動,體重減輕一點比較健康!」他總是回我:「唉呦,醫生,壓力這麼大,我只吃一點點,沒關係啦!」

於是我只好每年幫他做健康的追蹤管理,3年前,他檢查出有高血脂,開始吃高血脂藥物。一個月前,他被診斷出糖尿病。我跟他說:「可能之後的人生都要吃血糖藥了」,他看來有點沮喪,不若平時的自在爽朗。

45歲,肥胖、高血壓、高血脂、糖尿病,他的健康未來如何?老實說,行醫十年,看過這麼多肥胖病人,我不樂觀。

2016年4月20日 星期三

面對末期病人與家屬:沉默,有時比言語更有力量

作者:朱為民




55歲郭先生,肝癌末期,最後的日子決定在南投的家中靜養,接受居家安寧服務。

每周例行的跟團隊護理師和志工到家中去訪視,發現郭大哥的狀況漸漸變差了。身體一天比一天虛弱、意識一天比一天模糊。皮膚的黃疸,蠟黃中帶有茶色,讓我聯想起梵谷的那幅著名的向日葵,只是染了層灰。

上個月某天再度到訪,護理師量血壓時,發現血壓從上一周的130/65,降到現在的81/50,人幾乎叫不醒,只能應一些模糊的句子。

「是時候了。」我心想,重要的一刻即將來臨。

2016年4月17日 星期日

為什麼傳球這麼重要?從Kobe Bryant退休談溝通技巧

作者:朱為民




NBA湖人隊超級球星Kobe Bryant(柯比布萊恩)在例行賽最後一場結束後正式退休。

那是一個感人的夜晚,看著20年來陪伴我們長大的球星即將要離開球場,勾起許多回憶。

不過那天讓我印象最深刻的,是Kobe賽後對現場觀眾的感言,他說:「你們知道嗎,很好笑的是,讓我今晚如此興奮的原因就是,20年來,我總是聽著人們大喊叫我傳球,沒想到最後一晚,大家都喊著『別傳球』,哈哈哈(大笑不止)……」聽到這裡我不禁會心一笑,Kobe早期球風以不團結聞名,習慣不傳球,自己投籃,自己切入。在籃球場上的行話來說,就是「自幹」。是一種自己打起來很爽,但是隊友卻通常不會這麼開心的打法。

說到傳球,讓我聯想,溝通,不也是一種傳球嗎?

演講&寫作主題




安寧緩和醫學


什麼是安寧緩和醫療?
病情告知困境與突破
預立醫療決定與病人自主權利法
同理心溝通實務


老年醫學


淺談老年人失能
關於失智症,你該了解的是......
老年人尿失禁的診斷與治療


環境職業醫學


醫護人員常見職業病
健康監測與健檢資料分析與運用
勞工健康促進與實務
職安法四大計畫實務操作技巧
選工、配工與復工
常見健康檢查結果判讀
空氣汙染下的健康保養


家庭醫學


流感疫苗:你不能不知道的事
三高(高血壓、高血糖、高血脂)健康管理
預防中風
代謝症候群
淺談骨質疏鬆症


演講/寫作邀約或臨廠服務洽詢,請聯繫:
speechclub10@gmail.com,或電0912-605516



2016年4月16日 星期六

Kobe Bryant 風光退休,你的人生也可以漂亮下台嗎?

作者:朱為民




美國時間2016年4月13日,NBA湖人隊超級球星Kobe Bryant(柯比布萊恩)在例行賽最後一場結束後正式退休。

在最後一場比賽,他仍然拚盡全力,全場出手共50次,拿下60分,並帶領湖人在最後3分鐘內逆轉獲勝。

看到這裡,我的內心不禁浮出了疑問,柯比今年儘管已經38歲,屬於老將之林;儘管近幾年狀態下滑,球隊戰績不佳,但他仍然是全聯盟身價最高的球員之一,並且依然有單場得分60分的水準,只要他願意,未來幾年就算打不好,還是會有球隊簽他,給他還不錯的薪水,再賺個幾年,不是很好嗎?

2016年4月10日 星期日

醫師,我好像得了職業病,怎麼辦?

作者:朱為民




小李是建築工地的建築工人,大夥兒都叫他阿狗仔。前幾年房市正熱的時候,業績正好,新案接不完,一年到頭總是在不同的建案工地中穿梭。阿狗仔從18歲就開始做這份工作,過去年輕力壯的時候,體力極好,每天把一綑又一綑,將近七八十公斤的鋼筋從貨車上卸下,徒手搬運到工地中,就這樣一天來回五六十次,也不覺得辛苦,他只想著要養家,想著要照顧老婆,還有年幼嬰兒的奶粉錢。

只是,年歲漸漸長了,過了40歲,本來覺得很輕鬆的重量,竟也變得沉甸甸,費力了起來。「奇怪,明明就沒有比較重阿?」他想。一整天搬運下來,也出現了下背痠痛的情形。剛開始阿狗仔也覺得沒什麼,「藥布貼貼就好了吧」他跟太太說。鋼筋還是一綑、一綑的搬,但是他的背一天、一天更痛。連雙腳都開始麻痛了起來,但他總是忍著,在工地休息的時候,跑到茶水間,偷偷吞了二顆止痛藥。

上下班交通事故,算不算職業傷害?

作者:朱為民




案例一、阿貓是台中某大科技公司新進工程師,平日在離公司騎車5分鐘的地方租房子。一日早晨八點半從租屋處出發上班,快到公司的路口不幸發生車禍,左手骨折。這是不是職業傷害?

案例二、阿貓是台中某大科技公司新進工程師,平日在離公司騎車5分鐘的地方租房子。一日早晨八點從租屋處出發上班,但因為台中有一家來來豆漿非常有名,所以阿貓先往反方向騎了30分鐘到早餐店去,快到早餐店的路口不幸發生車禍,左手骨折。這是不是職業傷害?

案例三、阿貓是台中某大科技公司新進工程師,平日在離公司騎車5分鐘的地方租房子。星期天輪到他值班,但因為前一天和朋友在租屋處開趴玩過頭喝到早上,整夜沒睡。早晨六點半從租屋處出發上班,快到公司的路口不幸發生擦撞,左手骨折。交通警察到場發現阿貓酒測值超標,酒駕。這是不是職業傷害?

2016年4月8日 星期五

末期病人,家也可以是最好的避風港!談安寧居家照護

作者:朱為民




無論何時,到急診去看安寧會診,對我來說總是一個挑戰。

78歲的王伯伯是一個退伍老兵,肺癌末期,跟女兒和太太住在醫院附近的國宅,這次因為肺積水來急診室報到。我接到會診,匆匆趕到急診室去看他。王伯伯非常喘,幾乎要喘到說不出話來。X光片顯示右側肺積水,應該要接受抽水治療。到了床邊,我還沒開口說話,他女兒就把我拉到一旁:「醫師,你勸勸他。他一直吵著要回家,一直發脾氣,勸也勸不聽,他在家這麼不舒服,我都不知道怎麼辦才好……」女兒掉下淚來。我趕緊跟杯杯說:「伯伯,你肺積水很嚴重,應該要抽水會舒服一些,但是抽完水還是可能要住院……調養一陣子再回家。」

王伯伯一聽到要住院,眼睛瞪得老大,用盡力氣說:「不要!我要回家!」

再問一下女兒家中情形,原來王奶奶是一個失智症的患者,王伯伯生病之前一直都負責照顧奶奶的工作,現在來到醫院,王伯伯很擔心太太的狀況,才不想住院。

我考量了一下各方狀況,跟王伯伯說:「伯伯,不然這樣好了,我們先抽胸水,然後給你加上一些止喘的藥物,如果你比較好了就回家,再由我們的安寧居家團隊到家裡面看你,繼續調整藥物,你說好不好?」

王伯伯一聽到可以回家,臉上緊繃充滿敵意的表情馬上放鬆了。倒是女兒狐疑地問:「什麼是安寧居家?」

2016年4月7日 星期四

你健檢了嗎?破除健檢三大迷思!

作者:朱為民




我的朋友小陳是一個在保險業任職的人資專員,因為他公司剛好在我任職的醫院附近,有空時我們時常吃飯聊天。一天,他突然在我的門診時間神色慌張地跑進來,劈頭就說:「老朋友,幫幫忙!」

我說:「怎麼了?」

小陳說:「還不是我爸!前幾天清明連續假日回南投掃墓,幾個月不見老爸,瘦得跟皮包骨似的!一問才發現他這二個月都食慾不好,吃不下。」

我說:「上次不是才聽你說陳伯伯今年初做了一個身體檢查,結果怎麼樣?」

小陳反應很大:「唉!那個是基本的檢查,沒用啦!而且醫師也沒說什麼,報告寄回家大家都擺在一旁,沒看。小朱,你這次一定要幫我爸安排一個全身高階健康檢查,從頭到腳照一照,還有不是有那個抽血就可以驗癌症的嗎?全部都要驗!」

我說:「小陳阿!健檢不是這樣子用的!」

各位朋友,你知道小陳犯了哪幾個有關於健檢的迷思嗎?

2016年4月5日 星期二

老年人疫苗,怎麼打?這三支,最重要!

作者:朱為民




2015冬至2016年春,台灣出現了近年來最嚴重的流感爆發疫情,人心惶惶。阿明是長期在我門診拿高血壓藥的忠實病人,平日要照顧家中兩老,七老八十了,因此常常詢問我關於老年人照顧上一些資訊。一天他又來拿藥,憂心忡忡地問我:「唉!流感這麼嚴重,好可怕!醫師,我問你,我爸昨天跟我說,他的胸腔科醫師叫他趕快打疫苗。」

我說:「阿明爸爸打過流感疫苗了吧!去年年底我幫他打的!」

阿明說:「不是啦!是肺炎疫苗,那個醫師叫他去打什麼……13價什麼的,我都聽不懂!」

我說:「嗯,是13價的肺炎疫苗。阿明爸年紀大了,又有糖尿病,打這支確實可以提高對肺炎的保護力。」

阿明奇道:「奇怪!我爸明明打過肺炎疫苗了阿,為什麼還要打?」

以上的對話在門診中非常常見,究竟老年人疫苗應該怎麼打呢?美國老年醫學會在2015年發表了針對老年人施打疫苗的建議,我挑選出對老年人最重要的三支疫苗,供各位朋友參考。

2016年4月4日 星期一

擁有改變的勇氣,進而<說出影響力>

作者:朱為民




我從來不覺得自己是一個會說話的人。


過去


1995年,我12歲,就讀台中市立人國小六年級。因為我身高很高,成績也不錯,所以被老師選為升旗典禮的大隊指揮。你知道,就是朝會時全校同學們吱吱喳喳集合,而我要喊:「一、一、一二一!一、一、一二一!」踏步整隊的一些口令。因為全校只有一個這樣的角色,所以可說是一種榮譽。輪到我上場的前一個晚上,我緊張地睡不著覺。到了當天早上,我站在全校二千多人面前,全身發抖,想要開始念口令,嘴巴卻不聽使喚,一個字都吐不出來。感覺全校的師生都盯著我:「奇怪,今天升旗台上怎麼沒聲音傳來?」訓導主任跑過來大罵:「趕快整隊阿!這麼亂!」我還是說不出一個字。

從小,我的聯絡簿上最常見的評語,莫過於「認真木訥」這幾個字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