WFU

2017年10月5日 星期四

人生最後期末考第三題:有一天走到了生命的盡頭,會想繼續接受維持生命的治療嗎.......?他的故事

作者:朱為民





急診室,一個充滿著悲歡離合,充滿著故事的地方。

2010年,那時我正在醫學中心接受家庭醫學科住院醫師訓練第二年。所有的家醫科住院醫師,急診室是一定要去輪訓的地方。

急診室對於接受訓練的住院醫師而言,一般而言分為幾個區域:診間區:新到急診的病人到診間給醫師看診,詢問病情,接受理學檢查的地方;留觀區:在診間區做完初步診斷,需要進一步檢查,或是狀況還不太明朗,需要留院觀察的區域;急救加護區:處理生命徵象不穩定的緊急病人。

想當然,急救加護區是挑戰最大,同時也是學習最多的地方。

只是,我才到急救加護區第二天,就出現了一個我一輩子都不會忘記的病人……

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

人生最後期末考第三題:有一天走到了生命的盡頭,會想繼續接受維持生命的治療嗎.......?你的選擇

作者:朱為民





考題


如果有一天,自己的生命已經走到了盡頭,你希望醫護人員依然對你使用醫療措施,例如插管、電擊、抗生素,讓你有效維持生命嗎?


選項


A. 當然要,生命這麼寶貴,必須用盡一切努力保護它。

B. 其實,如果真的走到生命的盡頭,就給我舒適的醫療,讓我好好走,不留下遺憾。

C. 可以試看看,如果試了一段時間,例如三個月吧,都沒有好起來,仍然是半死不活的話,那就停止了吧!

D. 專業我不懂拉!醫師你可以給我們一些建議嗎……!

E. 沒想過,到時候再決定就好了吧……

2017年9月4日 星期一

人生最後期末考第二題:有一天得到了重病的時候,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嗎.......?我的決定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看完了張阿公的故事,如果你有一天生病了,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嗎?

關於「病情告知」這件事,我想從三個面向來討論。


「隱瞞病情」帶來的三大關鍵問題


台灣每年有將近10萬人被診斷癌症,在傳統社會保守的觀念下,很多家屬認為癌症是不治之症,因此無論診斷的時候是早期或是晚期,隱瞞病人真實病情的狀況非常常見。問家屬們原因,多半可以得到以下的回答:「哎呀,醫師你不知道,爸爸很脆弱,萬一被他知道了,它會崩潰!」或是「唉呦醫生,媽年紀這麼大了,平常腦筋就迷迷糊糊的,跟他說也沒有用啦!跟我說就好,我來處理。」

這些論點似乎都有它的道理,但是你知道嗎?「隱瞞病情」會帶來後續我認為最關鍵的三大問題:

1. 病人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快到盡頭,身後事,例如財產規劃、後事交代等等很難找到時機討論。沒有討論,一但病人突然離開人世,後續則可能是家族裡的紛爭及困擾。

2. 病人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快到盡頭,最後關頭的關鍵醫療決定,如插管、電擊、壓胸等等,也部會有機會可以討論。等某一天突然進入緊急情況了,通常家屬們面面相覷,只好硬著頭皮替病人決定。只是,無論做什麼決定,心裡頭都會有另一個聲音,小小聲地問自己說:「萬一我做錯了決定,怎麼辦?」可惜,那時已經沒有人可以給我們答案了。

3. 最重要的是,病人不知道自己的生命快到盡頭,沒有辦法好好的利用剩下的時間,跟最愛的家人道謝、道歉、道愛和道別!


就像張阿公和他的家人一樣,最重要的時光可能就在猜疑、後悔與沉默之中,過去了。

2017年8月30日 星期三

人生最後期末考第二題:有一天得到了重病的時候,會想知道自己的病情嗎.......?他的故事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明明是冬天,台灣卻熱得跟夏天一樣。會診是不會因為夏天冬天而有區分的,接到了會診,瞄了一眼手機,8樓。「唉。」我嘆了一口氣。

8樓,在我們醫院,全部都是單人房的配置。因為單人房數量有限,一位難求,自負額自然也比較高,因此也多半都是社經地位比較好的人住在8樓,也自然,有些家屬的要求比較高。

看看病歷,病人是一位80歲的張阿公,這次因為呼吸喘住進醫院,經過電腦斷層檢查,應該是肺癌。但是年紀這麼大,家屬希望緩和治療,所以會診我。

坐了電梯上了8樓,走到病人的072病房前面,我在門前停了下來。

「隱病情」,一張紅底白字的小卡,插在門上的插槽中,特別顯眼。

「唉。」我又嘆一口氣。

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

二把火炬、二個世界、二種未來

作者:朱為民

  
圖:中央通訊社

2017年8月19日,是2017台北世大運的開幕儀式。典禮的高潮,是在江宏傑、戴姿穎、譚雅婷接力傳遞聖火的火炬繞場之後,我們看到,陳金鋒拿著球棒,緩緩走近球形般的聖火,站在打擊區,用他一貫的姿勢,將球棒前端指了指前方,然後,猛力一揮。

古希臘神話中,火勢神聖不可侵犯的。因此從古代的奧運會開始,就有了傳遞聖火的習俗,象徵著傳承手中的火焰,也有生生不息的意義。

直至現在,火炬中熊熊燃燒的聖火,同時也象徵了和平,象徵了團結,以及更高的運動精神。

世界各地我們也可以看到不同火炬的精神,例如美國紐約的自由女神像,守中及高舉著一個火炬,代表著民主和自由。在那個年代,多少滿懷希望而困頓的移民,在渡輪上最先看見的美國,就是那個火炬。他們同時也看到了希望。

而就在剛好一周前,我們看到了另一種火炬。

2017年8月15日 星期二

說故事有音樂,一定更好嗎?使用音樂說故事的三個提醒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我在2016 TEDxTaipei的open mic決選之中,同時使用了音效和音樂。

講到「那一刻我記得很清楚,急診室很吵,隔壁床的病人正在急救,心跳監視器逼逼逼逼得聲音不斷傳過來……」的時候,聽眾就可以聽到心跳監視器逼逼逼的聲音。而故事說到了最後,講到「我的父親,很幸運他後來康復了。有一天我下班回家,看到桌上放著二張安寧緩和醫療意願書,上面有我爸爸媽媽的簽名。」的時候,環境中流出了由鋼琴和小提琴交織的溫暖,營造了結尾與母親對話,溫暖的感覺。後來,我也順利通過決選。

但如果問我,「說故事有音樂,一定更好嗎?」老實說,我看過太多厲害的故事人,不需要音樂,也可以把一個故事說的情感飽滿、栩栩如生。只是,我喜歡音樂,而如果找的到合適的音樂並且經過適當練習,我認為音樂對於故事是可以加分的。

以下跟大家分享,使用音樂說故事的三個提醒:

2017年8月14日 星期一

寫在「故事魔法力」之後……

作者:朱為民

  


昨天是由我跟仙女老師合開的「故事魔法力」首發課程的日子,總共有25個人在現場:二位講師、二位教練、一位大神來賓、19位學員、1位超級助理,共度了難忘的一天。

經過這一天,我體會到二種魔法,想把它寫下來。


故事的魔法


從開始說故事,到開始學習如何幫助別人說更好的故事,直到可以教別人說故事。不同的階段,一次又一次地體會故事的魔法,但也一次又一次地問自己:到底什麼是故事?

是昨天的19 位學員,再次用生命告訴我什麼是故事的魔法。

無論是醫師、管理師、皮件工作室老闆、企劃專員、軍人、護理師、品牌講師、人資經理、特別助理、水果店老闆娘……每個人都帶著自己的故事來到課堂,最後帶走19個滿滿的故事。

有一個學員課後跟我說的話,讓我印象深刻,他說:「以前總是認為故事的情節一定要很曲折刺激,表現方式一定要很誇大,才有辦法說一個吸引人的好故事,但是今天我學到,『為什麼』要說這個故事,才是最重要的。」

是阿,其實無論做什麼事情,起心動念才是最需要記得的事情,「莫忘初衷」四個字說起來好容易,但是有好多考驗等在前面:時間的考驗、金錢的考驗、情感的考驗。我們很容易忘記,自己的出發點在哪裡。

而說故事,也許是找尋初衷的一個方式。